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生活都市- 回去吧,大朗山 1-2
回去吧,大朗山 1-2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普通话-国自产拍在线更新-国产自产区44页]

地址发布页:

第一

  魏小宝趟在麦垛下,四平八叉的看着麦场里正在碾麦子的拖拉机拉着石碾子
骨碌碌一圈一圈的转圈,大伯魏向东坐在拖拉机上,一手扶着拖拉机,一手拎着
一只大罐头杯,喝着里面酱油一样浓的砖茶。拖拉机碾几圈,后面的人跟着用木
叉子挑着麦子翻着个儿。魏小宝百无聊赖的躺着,顺手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稭秆在
嘴里吹气,吹着吹着一口咬成了渣,白天在河里疯玩一天的疲惫感随着气温的下
降早已不见蹤影,但还是懒洋洋的发着呆,想着乱七八糟有的没的。七月的太阳
带着一股流火从西边的大朗山上刚落下去,远处一片红艳艳的晚霞,照着视野里
的景象一片殷红。

  「小宝,去给二妈回去倒杯水去呗,二妈实在是不想跑一趟啦。」二妈殷玲
玲提着木叉子顺手坐在边上,一边卷着草帽的沿扇着凉风一边摸了把额头上的汗
珠,伸手推了推睁眼梦游的魏小宝,将一只白色的搪瓷缸子递过来。二妈穿着一
件粉红色的衬衣,领口两只领角长长的搭在脖子两侧,露出白皙泛红的脖子,上
面有着细微的汗珠。

  「不去,我也累的不行,两只腿走起来打摆子,实在是有心无力啊。」魏小
宝头摇的像一只拨浪鼓,边说边从麦垛上爬起来,顺便假装体力不支打了一个趔
趄,準备逃开这个从头而降的差事,离打麦场远点。

  二妈丝毫不恼,伸手抓住魏小宝的手,将搪瓷缸子塞到手里,「乖小宝快去
吧,二妈桌子上还有半碗蜂糖水呢,不想喝了呀?」二妈说话的时候,微微喘着
气,满眼溺爱的瞅着魏小宝,额头的头发因为出汗的关系一缕一缕的贴着鬓角。

  从魏小宝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二妈胸前露出领口的白皙,看着微微起伏的胸
部,感受着二妈的手上若有若无的柔软,魏小宝感觉心跳有点莫名其妙的加快,
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扭头向着二妈家跑去。

  打麦场距离二妈家两百多米,魏小宝一路边施展着从段誉那里学来的淩波微
步一边追着踩路边的蚂蚱,想着刚刚二妈露出领口白皙的胸部,最近不知道为什
幺,魏小宝一看到女人的胸部,就想盯着多看会儿,有时候下体还会有点涨涨的
感觉,虽然每次都很心虚,但又忍不住偷偷多看几眼。

    路过爷爷家的时候,大黄狗见了魏小宝使劲跳腾着,魏小宝沖过去使劲拽着
大黄狗的脖子,策马扬鞭跟大黄狗使劲玩了起来,折腾的大黄狗奄奄一息,魏小
宝自己也口干舌燥的时候,才想起了自己还有任务未完,意犹未尽的去了二妈家。

  魏小宝拎着搪瓷缸子,一边碎碎念的叨叨着淩波微步,一边使出青翼蝠王的
绝世轻功,跳起来扒着二妈家的后院墻,两只腿上下翻飞,使出吃奶劲终于爬上
墻头,抓着墻头等到身体都吊下去,离地不算太远的时候才纵身一跃,抄近路翻
进了二妈家院子,忍不住对自己轻功的进步神速大大满意。

  二妈家一共四间平房,后院墻紧挨着厨房,魏小宝踮着脚,踩着淩波微步一
阵风似的进了二妈家厨房,转了一圈找到了桌子上搁着的一个盖着盖子的白瓷碗,
端起来喝了一口,晾凉的蜂糖水甜味瞬间充满了舌尖的味蕾,赶紧举起碗,仰着
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碗中蜂蜜水,甜味沁入心脾,魏小宝舒服的忍不住呻吟一
声,打了个饱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给二妈的搪瓷缸子加满晾在脸盆里的白开水后,魏小宝捧着搪瓷缸子,撅着
屁股慢慢的走出了厨房,看在二妈的蜂糖水的份上,强忍着施展绝世神功的沖动,
一步一步谨慎走着準备把这缸水满满的送回打麦场,其实主要还是觉得,半路上
水撒多了,二妈不够喝肯定还会让自己再跑一趟的,魏小宝觉得自己是个非常怕
麻烦的人。

  路过二妈家卧室的时候,魏小宝突然支棱起来了双耳,好像听到卧室里有说
话声,明明下午只看到二叔身体不舒服回家了,这会儿怎幺会有两个人说话的声
音,端着搪瓷缸子走到窗户边,踮着脚从拉着的窗帘空隙里向卧室里看去,这一
眼,让魏小宝的双眼瞬间睁圆。

  屋内的床上,分明是赤身裸体的二叔魏向东和大妈何淑娴。二叔跪在大妈的
双腿之间,两只手抓着大妈的两条大腿,用力的挤压在大妈头部两侧,二叔弓着
腰,屁股像是打桩机一样一下一下用力的夯在大妈的下体处,大妈半靠在身下的
被子上,头部被推挤着歪斜在床头靠背上,脸上的表情看着很是痛苦,胸部两团
白晃晃的乳房随着二叔的用力不断晃动。

    魏小宝心跳突然加速起来,胸腔里面心脏持续急促的咚咚声像要跳出来一般。
魏小宝本能的觉得应该马上离开这里,但是双脚像是扎根一样一动不动,眼睛直
勾勾的盯着二叔和大妈下体的结合处,盯着大妈胸前白晃晃闪耀的乳房。

    二叔喘着粗气动作越来越快,大妈压抑着声音说了句快点,头发散乱的披在
头下,间或从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两只手用力的扯着身下的被子和床单,头部
越发被撞击的歪斜,像是快要从中折断一样,两人身下的床也发出了吱呀吱呀的
扭动声,突然,二叔嗓子里挤出一句不行了,然后不断耸动的屁股猛然压在大妈
两腿间僵直不动。

    世界瞬间安静了,屋里只剩下了两人粗重的喘息声,二叔搂着大妈的脖子,
趴在大妈身上一动不动。

  魏小宝蹑手蹑脚的端着搪瓷缸子溜出了出了二妈家大门,看了看身后的大门,
又看了看远处的打麦场,心脏还在咚咚跳着。刚才看到的事情带给小宝的沖击,
让魏小宝的脑子持续的眩晕着。

    走了几步才发现自己的下体直楞楞的戳着裤衩,魏小宝挪着步子,眼瞅着周
围没人,伸手进裤衩里使劲捏了几把,不成想越捏下体越发膨胀了,气的想一把
把手里的搪瓷缸给砸下去。

  「小宝,二妈渴半天了,你是回家打了口井才给二妈舀的水吗。」二妈看到
魏小宝端着搪瓷缸子撅着屁股走到打麦场的时候,赶紧起身去接过了水长长的喝
了一口,二妈喝水的时候,魏小宝呆呆的仰头看着二妈挺起的胸部,二妈身材比
较瘦弱,纤细的腰身和挺起的胸部之间,有一条夸张的曲线,喝水头部后仰时将
衬衣撑的鼓鼓囊囊的。

  二妈喝完水后长舒一口气,看看呆呆仰头看着自己的魏小宝,亲昵的揉了揉
小宝的脑袋,蹲下身搂过小宝的肩膀,「还是小宝最乖了,晚上想吃啥,二妈回
去后给你做。」小宝本能的想要挣脱,但又停住了。

    以往每次二妈要抱自己,小
宝总是挣开跑掉,小宝最不喜欢家里大人抱自己了。可这次,小宝有点突然的喜
欢二妈抱着自己,天气虽然燥热,但小宝的心思全放在体会二妈身体和自己接触
的部位,仿佛所有的地方都是软软的。

    「晚上还要喝蜂蜜水」,小宝把头在二妈脖颈间用力蹭了蹭。

    「换一样,蜂蜜水喝多了牙齿会全部烂掉的,跟你爷爷一样,说话会漏风哦」
二妈宠溺的点着小宝的鼻子。

    「不行,就要蜂蜜水」说着伸出手在二妈的咯吱窝挠了两下,二妈拍开小宝
的魔抓,学着小宝的样子抓着小宝的咯吱窝挠了起来,两人在麦垛下嬉笑着打闹
了起来。

  「玲玲,喝不喝水啊,小宝,这幺热的天气,不要缠着你二妈了,一身汗,
都快成野猴子了。」大妈拎着两个绿色的军用水壶,从小路上向着打麦场间走来,
边说边向着二妈扬了扬手里的水壶。

  「不了大嫂,刚才小宝回去已经给我倒水了,过来坐会儿吧,大嫂。」二妈
看大妈过来,拍了拍身上沾着的草屑,拉过小宝,将身上沾着的草屑一根根的摘
下。

    听到二妈说小宝回去倒水时,大妈的手明显僵了一下,仔细看了眼二妈,看
到没有什幺异常时,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伸手捋了下衣服,坐在了二妈边上。

  看着被二妈拉着摘完草屑又準备疯去的小宝,大妈随口夸着「小宝现在越来
越懂事啦」,又不动声色的看着小宝问道「小宝什幺时间回去倒的水,大妈回去
怎幺路上没看到你?」

    「我路上去爷爷家了,我也没看到你呀」,小宝一脸天真的看着大妈,心里
面却是想着坚决不能说漏嘴了。

    大妈仔细看了几眼,虽然没有发现丝毫端倪,但还是有一丝不安。留下大妈
和二妈两个人聊天,魏小宝又向着打麦场外小河方向跑去疯玩。

  火烧云照着落日下的大朗山脚,一片祥和,傍晚有一丝丝的凉风吹过,树间
的知了仿佛受到惊吓,顿了顿后又知啦知啦的响起。

  一直到半夜时分,今天一场麦子才全部碾完,魏小宝早已经在麦场边的麦垛
下睡着。等所有的麦子全部装袋后,爷爷带着大伯、二叔他们把装好的麦子按家
分了,虽然一天辛苦劳动,但因为今年麦子较往年要产量高的多,所有人都神采
奕奕,丝毫不见疲乏。爷爷叫大妈叫醒魏小宝回家,跟其他人推着架子车先往家
里拉麦子了。

  「小宝小宝,起来回家睡觉啦」,大妈叫醒魏小宝的时候,魏小宝正在做着
梦,梦里全是二叔和大妈在床上。

    大妈何淑娴捏了捏魏小宝的鼻子,小宝翻了个身,使劲拍了一下大妈的手,
嘴里嘟嘟囔囔,就是不愿意醒来。大妈把魏小宝使劲拉起来,弯腰抱了起来,魏
小宝便趴在大妈的左侧肩头,大妈从前面搂着魏小宝的屁股。刚把魏小宝搂结实
了,就感觉魏小宝下体有个硬硬的东西顶在胸口,伸手过去了摸了一把便马上缩
回了手,声音低低的骂了了句「小畜生」,侧头轻轻咬了一下魏小宝的耳朵。魏
小宝一个激灵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瞇着眼扭头看了一眼,迷糊着叫了一声大妈。

  大妈抱着魏小宝,看着远处都走远了的人群,稍稍扭头在魏小宝耳边轻声问
道「小宝,今天你是去的你二妈家倒水的对不对?」大妈说话时的呼气吹在小宝
的耳边,痒痒的。

    魏小宝假装没睡醒,蹭了蹭头发,没说话。

    「那你今天有没有看到什幺」大妈又问道,魏小宝想了想还是装睡,大妈看
魏小宝一言不发,便不再说话,抱着魏小宝快步往回走去。

    魏小宝整个下半身被大妈抱在胸前,感觉下体越发涨的难受,便在大妈怀里
用力蹭了一下,大妈感觉到魏小宝的动作,使劲拍了屁股一巴掌,低声笑骂了一
句「坏东西」。

  从打麦场回来,爷爷在院子里端了个大脸盆已经开始洗漱,奶奶在床上拉着
被子,大妈抱着小宝放在床上,拍了拍小宝屁股转身出门回家去了。

  隔着大伯家,二叔家传来了二叔扯着嗓子的吼骂声。

  「玲玲这狐貍精,又惹二子生气了,大晚上的,也不知道消停」,奶奶边收
拾床边扭头对爷爷抱怨着,言语间毫不遮掩的嫌弃。

  「你少说几句风凉话,你家那个是什幺货色,你自己不清楚?」眼看着爷爷
奶奶又要吵起来,魏小宝扯过枕头盖在脸上,突然间满心烦恼。

  「我家二子是什幺货色了,总比这来历不清不楚,倒贴来的便宜货好的多。」

  「我看这全都是你这个婆婆的纵容的,好不容易过几天消停日子,鸡飞狗跳
的。」

  外面哐当的一声响,也不知道爷爷又扔了什幺东西。

  「让不让我睡觉了。」魏小宝使劲甩了一把手中的枕头,奶奶翻着白眼使劲
剐了一眼小宝,没有说话,外面传来爷爷哗的一声倒水声。

    二叔的嘶吼声隔着夜空,间歇着传过来。突然响起二妈的一声痛哭,小宝一
个激灵,翻身爬了起来準备过去。

    「睡觉,大晚上干啥去?」奶奶拉着脸,一把抓过小宝就準备脱衣服,小宝
使劲挣扎着,一把挣开奶奶的衣服就準备夺门而出,奶奶提前一步按着了门框,
小宝跟奶奶在门后面开始对峙起来,奶奶看着这个不听话的孙子,恨的牙齿直痒。

  「爸,小宝呢,我过来喊小宝去给我作伴。」一会儿后,外面响起了二妈的
声音。「屋里呢,我去叫出来,早点哄着小宝睡」,爷爷边过来推门边叮嘱着。

  小宝听着挑衅的看着奶奶。奶奶恨恨的松开了门,小宝哧溜一下从门边窜了
出去。

  二妈站在屋外昏暗的灯光下,等魏小宝跑到跟前,揉了揉头发,便牵着魏小
宝的手向二妈家走去。「二妈」,魏小宝擡头看了眼夜色中看不真切的二妈,低
低的叫了一声,「嗯」二妈声音淡淡的回应道,「二叔是不是又走了?」二妈没
有说话,只是牵着魏小宝的手紧了紧,魏小宝便不再说话,步伐紧紧的跟着二妈。

  二叔经常不在的时候,二妈常常会叫魏小宝过来给她作伴,二妈家里总是被
二妈打理的井井有条。魏小宝把头埋在新换的被单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床单干
干凈凈,白天的时候肯定又拿出去晒过了,上面有一种好闻的太阳味道。

    魏小宝总觉得二妈的生活方式,跟大家不太一样,可具体是什幺,魏小宝讲
不出来。比如晚上睡觉的时候,大家都是把衣服一脱就睡,可二妈会换一件长长
的睡衣。魏小宝喜欢跟二妈在一起。

  二妈平躺在床上,眼睛定定的看着屋顶出神。魏小宝侧过头,看着二妈,二
妈额头的位置,有一片淡淡的淤青,在白皙的皮肤下,显得有点突兀。魏小宝伸
出手,轻轻的摸了摸二妈额头的淤青。二妈脖子轻微的扭了一下躲开了魏小宝的
手,转过身面对面轻轻的抱住了魏小宝。

  「二妈,是不是二叔打的」,魏小宝看着二妈柔和的面庞,忍不住又伸手轻
轻的放在二妈额头。二妈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捧起魏小宝的脸庞,额头对着额头,
鼻子对着鼻子轻轻的蹭着,看着魏小宝的眼神满是柔和,这种眼神,跟妈妈过年
回来时看着自己的眼神一模一样。

  「小宝,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跟他们都要不一样的」,二妈的眉毛细长
细长的,仿佛雨后远山。「嗯」虽然不知道要怎幺不一样,但是看着二妈的眼睛,
魏小宝还是点了点头。

  「小宝将来要读很多很多的书,去很远的地方去上大学,要去很多很多的城
市,走很多很多的路,然后去看很多很多的外面的世界」,二妈把魏小宝往下搂
了搂,下巴轻轻的搁在魏小宝的脑袋上,轻轻的说着。

  二妈的下巴搁在魏小宝头上后,魏小宝的整个脸便贴在了二妈的胸前,二妈
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愈发清晰,魏小宝不自觉的深深呼吸了几下。二妈露在睡衣
外的半边胸部就贴在魏小宝的眼前,雪白雪白的皮肤上几条淡淡的青色若影若现,
两个弧形的半圆相互挤压着,中间一条深深的沟向下延伸着淹没在睡衣里。魏小
宝的呼吸越发有点炙热起来。

  魏小宝呼出的热气吹在二妈的胸前,二妈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身子,自顾自想
着自己的心事。二妈后面说了什幺,魏小宝一句也没听到,整个世界里就剩下了
眼前雪白的胸部,下体只是一瞬间便涨了起来,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流向了身体的
两端,脑袋有点晕乎的旋转着,魏小宝鬼使神差的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

  「小宝」,二妈一声低低的惊呼,上身向后挪了一截跟魏小宝拉开了点距离,
一手捏着自己的领口,一只手轻轻点了一下魏小宝的额头,「要死啊小宝,跟哪
里学来的小流氓」,二妈的脸上飞起两团红晕,眼睛嗔怪的看着魏小宝,魏小宝
讪讪的尬笑着。

  经过魏小宝的这幺一闹,二妈满腹愁绪暂时抛去,抓过魏小宝就开始挠魏小
宝的痒痒。「让你耍流氓,让你不学好」,二妈一边按着魏小宝的胳膊,一手使
劲挠着魏小宝的痒痒,「不敢了,不敢了」,魏小宝大叫着缩起腰在床上翻滚着
努力躲着二妈的魔爪。

    魏小宝想要反击,奈何二妈跟魏小宝间已经隔着一臂的距离,二妈能轻而易
举的蹂躏魏小宝,魏小宝却够不着二妈,反击无望的魏小宝只能像一只放大版的
壁虎一样扭着身子往前爬去,眼看马上就要逃离二妈魔爪的时候,二妈拽着魏小
宝的短裤使劲向后一拉,顿时一个白花花的屁股蛋如盘古现世出现在床上,偏偏
魏小宝在惯性的作用下,两条腿还向上伸了起来。

    于是,在魏小宝劈叉着伸开的两腿中间,一根光溜溜、直挺挺、硬邦邦的小
鸡如雏龙出世一般,不可一世的睥睨着这个尘世间。魏小宝两脚落地蹬在床上,
擡起上半身準备绝地反击的时候,顺着二妈的眼光瞥向自己跨间,顿时傻了眼,
二妈一手提着魏小宝的短裤,另外一只手尴尬着停在半空。空气仿佛凝滞的那一
瞬间,只剩下魏小宝胯间终于突破枷锁的鸡鸡不甘平庸的一跳一跳,招摇过市的
显摆着自己的存在感。

  「穿起来,也不嫌害臊」,二妈回过神来,将手里的裤衩甩到魏小宝身上,
脸上一抹嫣红。魏小宝抓起裤衩,穿到大腿根的时候,使劲扭了扭胯下,惹来二
妈屁股下踹来的一脚。魏小宝夸张的摔在床上,一脸的恬不知耻。

  「睡觉睡觉,明天早点起来上学去」,二妈返身去关了灯,屋里顿时一片黑
漆漆。魏小宝拱着身子,摸到二妈身边趟了下去,借着夜色魏小宝的手搭上二妈
的腰间,假装着不经意又把下体向二妈跟前扭了扭,侧头听了听二妈没什幺反应,
又把手试探着向二妈的胸前一点一点的摸过去。

    黑暗中,响起二妈强忍着的一声轻笑,魏小宝的双手便被二妈捉住。二妈把
魏小宝扭过身,从身后轻轻的抱住了魏小宝,在魏小宝耳边轻轻的说了声「睡觉」,
便不再言语。

  魏小宝闭上眼睛又睁开,感受到二妈贴在身后的柔软,脑海里又是一片翻腾,
一会儿眼前晃着大妈剧烈摇摆的雪白乳房,一会儿是二妈两个半弧中间深深陷下
去的深沟,最后变成了二叔压在大妈身上不断起伏的下体。魏小宝下面又一次的
涨了起来,还带着一点点丝丝缕缕的痛感,忍不住又向后扭了扭屁股,轻轻的挨
在二妈的下体处。二妈伸手轻轻的拍了一巴掌。

  「什幺时候会勃起的」,隔了一会儿,二妈又探头在魏小宝耳边轻轻的问道,
魏小宝觉得二妈有点鬼鬼祟祟的。

  「什幺勃起?」魏小宝扭头问道,头才扭一半便被二妈搂着脖子的手箍了回
去。另一只空着的手摸索着伸入魏小宝的短裤,捏了一下小宝的下体,然后快速
的收了回去。

  「睡觉」,二妈又一次说道。魏小宝觉得二妈刚才说话有点莫名其妙,明明
是你说睡觉后又问我问题的嘛。终于抵不过呼啸而来的困意,开始渐渐熟睡过去。
  迷糊中,仿佛二妈的手又轻轻的伸过来,探入短裤内,轻轻的摸索着已经跟
魏小宝一同进入休眠状态的下体。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