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后爸是怎样炼成的(续)
后爸是怎样炼成的(续)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普通话-国自产拍在线更新-国产自产区44页]

地址发布页:

这件事是《后爸是怎样炼成的》后续,我知道这事是2017年9月份左右,现在我已经记不起具体是几号了。只记得那天是下午,我单位有事,所以回家回得早,到家的时候家里没人,我就先去厕所蹲马桶上玩王者,正玩着忽然听见有人开门,我一开始以为是我爸干完活回来了,正想着万一他进来怎麽跟他说让他先等一会儿,没想到门刚关上,手机铃就响了,我一听是我妈的手机铃,才知道回来的是我妈。我就把王者的声音调小了,因为我妈很反感我玩手游,觉得是我把我弟带的才八九岁就到处吵着抢手机玩。接着外面的手机铃也停了,听到我妈说“餵”。应该是我妈接上电话了,我正要继续玩,忽然听到外面我妈说了一句:“我也想你呀。
我浑身一个激灵,腾地一下就热了起来。因为我妈这个时候说话的声音完全和跟我爸说话不一样,特别柔软那种,我妈跟我爸说话从来不会这样,都是很厉害那种。要知道当时我妈和我爸已经结婚十一年了,不可能突然改了。所以我几乎是一下子就断定我妈出轨了。前面说过我妈和我爸结婚十一年了,当年我和我爸都还是半大孩子,偷看我妈和我爸做爱的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想起来就激动,现在过去了这麽长时间,我妹和我弟都已经上学了。虽然我妈和我爸还有规律稳定的性生活,但是我已经没有什麽偷看的激情了。现在居然我妈五十出头的人出轨了,这对于我来说实在太刺激了。我直接把手机的声音全关了,屏住气想听听我妈到底跟谁出轨了。就听我妈又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也一样。但是你现在已经这麽大了,不可能永远跟我这样。妈也等着抱你的孙子呢,我永远是你的人,可是你也要有自己的人。”
这段听得我有点糊涂,但确实实锤我妈出轨了,而且出轨了很长一段时间,貌似对方也是个年轻人,我还是挺激动的,过了一会儿,我妈又说:“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得克服,咱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上就得按照这个社会的规律生活,莉莉……”这时我妈不说话了,可能是被对面打断了,过了一会儿我妈接着说:“行行,不说她不说她,可是你不能这样老逃避你的责任……别凈说孩子话,对我的责任和对她的责任能一样吗?你得分清楚自己的位置,咱妈这里永远是第一位的……”其实听到这里,我已经有点不太好的预感了,果然接下来我妈说:“老二……好好好,亚强……你说呢?不爱你我和你这麽多年?我的话你到底听进去没有,我爱你,但是……”
后面的话我已经记不清了,因为从我妈说出亚强两个字开始我脑子里就嗡的一声,亚强是我二叔的名字。我二叔比我小两岁,大学刚毕业没多久,在北京打工。我怎麽也没想到会是我二叔,其实一开始我妈的话音里就透露出蛛丝马迹了,只是我不太愿意往这方面想,直到最后我妈自己实锤了,我还是不太愿意接受,就这样木木地在马桶上坐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忽然卫生间的门开了,我擡头一看是我妈,我妈看见我也挺吃惊,问我什麽时候回来的,我说单位有事提前回来一会儿。我妈哦了一声就出去了。我这时才回过神来,无意识地低头一看,手机里的游戏已经不知道什麽时候结束了,输赢已经不记得了,也不关心了。我脑子乱哄哄的,一直在想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后爸那篇文,当时写得很简略,只想把事情大概说出来就好,许多细节都没有提到,也觉得没有必要,因为觉得和我爸妈的事无关。但现在不得不在这里补充一下。比如关于我二叔的事情。
前面说过,我二叔比我小两岁,但是上学早,我和我爸上初三的时候我二叔上初二,而且学习成绩挺好。我爸初三毕业之后没有再上学而是去打工,除了自己学习不好以外,要供我二叔上学也是原因之一。我二叔上初三的时候因为要沖刺,没有住学校宿舍,而是住在镇上我爸妈家里,晚上就由我妈亲自辅导功课。我爸后来跟我说那一年把他和我妈都憋得特难受,因为我妈做爱的时候动静挺大的,怕吵醒我二叔尴尬。后来实在憋不住了就半夜起来到院子里的小厨房里解决。后来我二叔考上省重点市一中,又考了北邮,一直都对我爸和我妈特别感激,我也从来没有看出来我妈居然出轨到我二叔身上了。
过了一会儿,我妈又敲门,问我好了没有,我赶紧提上裤子出来,我当时估计脸色怪怪的,我妈看着我,问我怎麽了,我说没事,就鉆进自己的房间里。说是自己的房间,其实是我和我弟共用的。原先我家刚回城里的时候我弟我妹还小,他俩住一起,我爸妈住一起,后来我回来,但是还没结婚,我弟我妹也大了,就把原来两室一厅的房子卖了,置换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我和我弟一起,我妹自己一间,我爸妈一间。
我在房间里呆呆坐了一会儿,才终于理出个头绪来,第一个想法是我爸知不知道这件事,毕竟是他老婆和亲兄弟,我本想找个时间旁敲侧击一下,又怕我爸本来不知道,被我一暗示,露了马脚,可就坏了。又想是不是去问问我妈,但马上也否定了,以我妈的脾气她肯定一口咬定没有,而且这事她瞒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了,肯定不会招认的,想来想去只能去我二叔那里诈一把了。我二叔虽然说是二叔,其实和我爸一样,我们没有什麽辈份的概念,从小关系就很平等,而且我二叔的性格我知道,经不住我诈的。所以当天晚上我就决定了过几天去北京找我二叔把事情搞清楚。
接下来的几天我难受得很,既想早点知道事情的内幕,又拼命压制自己的情绪,我爸和我弟都是马大哈,我妈心里有鬼,都没注意到我,倒是我妹心思有点细腻,看出来我有点不对劲,悄悄问我哥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还是跟女朋友分手了,我只好笑骂她去去去,多大点人就女朋友长女朋友短的。
周四我跟我爸妈说我一同学这周末要结婚了,我要去参加。周五晚上我坐了火车直奔北京,周六早上六点一到北京我就给我二叔打电话,说我有同学结婚我来北京,顺便找他玩。我二叔当时正睡得迷迷糊糊,一听我来了立刻有了精神,让我赶紧过来,他女朋友正好这几天出差了,一个人无聊死了,让我和他一起开黑。
我二叔住通州。我到他住处的时候他刚起。我没着急诈他,先和他开黑了一天,下午睡了一觉,晚上他要请我出去撸串,我说不用,咱买点东西在家里喝。我俩拿了两捆燕京,买了点凉菜,在他住处开始喝,喝到晚上九点左右的时候,我看燕京差不多了,他也差不多了,瞅个空子,他端杯让我喝的时候,我把杯压下去,说:“亚强,咱们今天喝了不少,话也说了不少,可是我觉得咱们这酒喝得糊涂,话也说得糊涂。所以这一杯我不喝,话说明白了,我才往下喝。”
没想到二叔脸色也是突然一变,把杯放下,说:“我就知道你今天来找我有事,你这人脸上藏不住事,你一来我就看出来了。咱们哥儿俩也认识十多年了,见外的话不说,有事直说,咱们把话说开。”
我说:“行。”然后端起自己的杯来倒满了一杯,说:“你先和我走一个,走完之后我问你啥你必须说清楚。”
这时我看二叔犹豫了一下,我知道他可能预感到了什麽,我决定不给他留思考的时间,立刻端起杯来咕咚咕咚干了一杯,然后放下杯子,说:“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我下面就要问你,为什麽你都有女朋友了,还不放过我妈?”
我故意装出一副什麽都知道了的样子,果然二叔明显打了个颤,脸色僵住了,我知道他现在脑子里估计可能当机了,正在想怎麽办,于是我接着追上去,不给他思考的时间:“论辈份,你是我二叔,论交情,你是我兄弟,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麽样也不会对我妈怎麽样,我就要你一个解释:为什麽?”
二叔这时脸色完全黯了下来,低下头有气无力地说:“你别问这个行不行,这是我们俩的事。”
我心里这下有了底,这事两边都实锤了,这个时候实际上我也有点慌了,因为我发觉我其实也不是太能接受这个事,二叔这一实锤,反而让我有点不知道该怎麽办了。既怕把他逼得太狠,又想知道来龙去脉。我定定神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把实情套出来,因为从我妈话音里,感觉他俩现在其实是在一个十字路口上,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拉他们一把,也许能让他们冷静地想出个对策来。于是我继续装着全知道了的样子说:“你也不用怕,我刚才说了,论辈份,你是我二叔,论交情,你是我兄弟,那边又是我妈,我不会把你们怎麽样,我就想知道你现在心里怎麽想的,这麽多年我要搞事早搞事了,还会等到现在?”
这时候二叔可能还是有点不死心,又说:“是不是我哥让你来的?”
我说:“不是,我爸的脾气你是知道的,这种事他不会让我代劳,要处理他肯定自己亲自处理。”这时我心里也有点儿犯怵,要是我爸早就知道这事的话我就成了坏人了。还好,二叔接下来就问我:“就是说你还没有跟我哥说?”
我心里一下子踏实了,说:“那肯定,我不是跟你说了,要说我早说了,我还能等到现在?我就是现在看你们好像都有点纠结,一个是我妈,一个是我兄弟,这样下去任何一方受到伤害我都不愿意看见,说白了,我就是想帮助你们,那我妈的脾气,我作为儿子的身份,这种事我不方便跟她说,我就只能从你这里入手,因为是你主动的。”我在这里冒了个险,其实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主动的,只是从我妈的话音里猜想可能是我二叔主动的,借此进一步诈他一下。因为我妈在这种事上,我感觉属于那种不是很主动的人。
果然,二叔的头一下子擡了起来,我看他的眼神,这次他明显真的被吓到了,于是继续说:“你主动开始的事,就要从你这里解决,你这里解决了,我妈那里就好解决,我知道你也肯定想解决,毕竟你也到了该娶媳妇的年龄了,不能再纠缠我妈了,更何况这是你嫂子,但是你舍不得,对不对?”这时我看到二叔的眼神里流露出几乎是乞求的神色,觉得该收了,不能把他彻底压崩,于是说道:“我的话说完了,你说吧,我在这里听着。”说完,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给他的也满上,然后坐在那里,盯着他看。
二叔楞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还是没说话,我说:“你说吧,这里没别人,我是你侄儿,又是你兄弟,这世上要是还有一个人不会出卖你那肯定是我。我知道你也挺压抑,就当给我这里释放释放压力。你大学的时候交了女朋友你肯定也要给同宿舍的人说一说,更何况是这种事,逃避不是办法,咱们要解决它。”
二叔听到这里眼泪突然下来了,说:“我不想离开娟儿。”
娟儿是我妈的名字,看过《后爸》的朋友应该知道,我知道二叔要开口了,赶紧说:“咱们说的是解决,不是让你离开我妈,离开你我妈肯定也挺不愿意挺难受,所以说咱们要想个办法,这是我的目的,你以为我是来让你离开的?”
二叔跟看到一丝希望一样,马上说:“哦你不是来让我离开?”
我说:“我疯了拆散你们俩?我算什麽哪有这资格,我跟你说了半天解决解决,你以为我说什麽呢?”
二叔点点头,说:“不是就好。”长出了一口气,眼睛里有了光。我端起杯来说:“来碰一下。”
二叔机械地端起杯,和我碰了一下,我喝了半杯,把杯子放下,说:“现在能说了吧?说说吧。”
二叔这才慢慢说了起来。不过他脑子其实还是挺乱,说得七零八落的,后面我才慢慢把他说的事都一点点串起来,连蒙带唬又套出了更多的细节,中间燕京喝完了,我又出去提了一捆,出去的时候心里生怕他反悔,几乎是小跑着去小跑着回的,还好接上了。我俩喝了个通宵,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的时候实在都撑不住了,这才停下来各自睡觉,二叔睡床我睡沙发。不过,他们俩这些年的事,到这时我也总算是理出来了个头绪。
我妈是我二叔见过的第一个裸体女人,就是我二叔上初三那年住到我爸妈家的时候。确切地说,是初三最后一个学期。前面说了,当时因为我二叔在,把我妈和我爸憋得够呛,我妈其实性欲也挺强的,我爸更不用说,十八九岁上下的大小伙子正是龙精虎猛的年纪。最后不得已经常半夜起来到院子里的小厨房里解决。小厨房其实里面除了锅竈以外,只容两个人站着。所以当时基本上就是两个人脱光了以后,我妈手扶着竈台弯下腰,我爸从后面进入,弄不了太多姿势。
二叔那时有一天晚上醒来之后,听见外面院子里有动静,他担心有贼,于是起来戴上眼镜从窗户往外一看,看见小厨房里有两个人影,他本来以为是贼,正要喊,忽然意识到那两个人影都是赤条条一丝不挂的,没有这样的贼,他这才反应过来,这是我爸和我妈。
二叔那时候已经十六了,农村孩子懂事早,明白这是在做什麽,但是他从来没亲眼真正见过男女做爱,现在就在他眼前不远的地方,他的哥哥嫂子正在做这件事。尤其那天月亮圆,月光正好投射在院子里,把小厨房里也映得很亮,我妈白花花的裸身子,在窗户前看得清清楚楚,又圆又大的屁股被我爸下身用力撞击,一颤一颤的,一对大奶球在胸前吊垂下来,奶头清晰可见,在他眼前来回晃蕩。二叔说他当时呆在那里,什麽都忘了,眼前只有我妈的光裸的身子,撩得他小肚子里热火直冒。过了一会儿,我爸抱着我妈的腰,紧紧贴着,不动了,又过了一会儿,我爸放开我妈,我妈转过身子来,二叔以为我妈和我爸要出来了,慌乱中正要躺下,却又看见了他终身难忘的一幕:我妈跪在地上,扶着我爸的鸡巴吞进自己的嘴里,头前后一动一动的,给我爸吃鸡巴。
二叔说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其实我二叔对我妈的感情那个时候就挺複杂的了。一方面我妈在家里既做为老师又做为嫂子,特别在年龄上比他母亲还要大的这样的嫂子,对他管得还是比较严格的,所以二叔多少有点怕我妈。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生过两个孩子,尤其四十多岁时又生了一胎的成熟女人来说,我妈当时正是最丰满白皙的时候,给我妹哺乳完之后,原本就高耸鼓涨的乳房虽然有些松了,但体积上反而比原先又涨大了,腰臀也因为生我妹而增长了一圈,加上我妈本来长得也端正,所以可以说我妈当时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性感的诱惑力。
虽然我妈嫁过去当时已经快三年了,但是之前二叔都是在学校宿舍住,我妈以前也在学校宿舍,后来搬到镇上,见面的机会多,但是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少。这次二叔搬过来,尤其夏天穿得少,一个性感熟妇胸前的两面白坡和沟渠、还有身体的轮廓曲线天天在他眼前晃,对于一个半大孩子来说实在是过于强烈的诱惑。
所以说二叔当时对我妈就是一种既有点怕,又有点幻想和渴望的感情。只是他连幻想也不敢过分幻想,毕竟这是嫂子,而且真正是长嫂如母的嫂子,平时他都强行压抑着。但是那天晚上,就在他眼前,我妈赤裸丰满的身子和一个强壮的男人牲口一样地性交,而且还卑贱地跪在地上,用嘴去吞舔男人的性具,他脑子里那时根本没有觉得那个男人是他的哥哥,只是一个强壮的男人,在他的女神身上恣意享用。他的心理防线一下子崩塌了,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记不清后来是怎麽结束的了,也记不清后来他是怎麽睡着的了,就记得第二天醒来他的褥子上和被窝里潮湿粘滑的一片,那是他第一次遗精。当时我爸妈的住处是一排三间房,西间是储藏室,东边的两间左边是我妈我爸和我妹,右边是我二叔自己住的,他胆战心惊地收拾好被褥,生怕我爸妈,尤其是我妈发现,然后去上学。接下来的几天他都不太敢正眼看我爸妈,却有时候忍不住偷看我妈的身子,回想那天晚上的情景,下身瞬间就会涨得发痛。
由此他也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手淫。初三本来就压力大,有了那天晚上的经历,二叔心里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就偷偷想着我妈手淫。他和我妈的这段感情也就手淫时的一次意外开始。
我爸一直是如果没什麽意外的话每天下了工就是準点回家的,不过有天他帮人打家具,晚上那家人请他喝酒吃饭,所以很晚了还没回来。家里就剩下我妈、我妹和我二叔。吃了饭以后我妈那天难得地没有监督我二叔,而是抱着我妹去邻居家串门。二叔看了一会儿书就又有点不想看了,脑子不受控制地往我妈身上想,去院子里解手的时候路过小厨房,看着小厨房里的样子想着那天晚上的情景,下身就硬了起来,平时他都在自己房间里趁没人的时候关好门撸,但是那天不知怎麽,鬼使神差地鉆进了小厨房,他解开裤子,掏出已经勃起的阴茎,闭上眼吸了一口气,好像能在这里闻到那天我妈身上的味道一样,手就不由自主地握着阴茎前后撸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撸了多长时间,突然听到一声喝斥:“你干什麽呢!”吓得他一个激灵,睁开眼一看我妈就站在小厨房门口,脸上的神色又惊又怒,他吓傻了,站在那连裤子也不知道提了。
我妈那时本来就因为他这段时间精神不好,成绩下降有点怀疑他的心不在学习上,这时发现原来他是在干这个,气当时就不打一处来。看他傻在那儿,先喝斥他赶紧把裤子穿上,让他回屋去。二叔赶紧把裤子提好逃回屋里,脑子里一片空白,呆呆地坐在炕上不知道该怎麽办。
过了一会儿我妈进去了,二叔赶紧给我妈认错说不敢了,但是没敢说是因为我妈。我妈没理他,很严厉地给他讲了一顿他是家里的希望,全靠他了之类的大道理,让他保证以后再也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好好把心思用在剩下的几个月里。二叔说我妈嫁过去三年,从来没有像那次那麽严厉地跟他说话。说得二叔那天痛哭流涕。后来我妈可能是估计我爸快回来了,就没有再多说,只说让他好好记住。
接下来的几天我二叔蔫了几天,原因有惊吓有失落,不过确实学习倒是更用功了,就是整个人沈默寡言了。这个他自己倒是没感觉出来,是他们班的班主任和科任老师感觉出来的,告诉了我妈,说你们小叔子这几天有点蔫了,没精打采的,也不爱说话。之前我二叔挺喜欢打篮球的,但是那几天基本没有往篮球场上走过半步。当然这也是后来我妈告诉我二叔的。
我妈大概是把老师们的话听进去了,考虑了几天以后,有一天中午下了课,我妈跟我二叔说中午午休的时候,你来我宿舍一趟。那时中午吃完饭,一点的时候所有老师和学生都要回宿舍午休,我妈和二叔那时候都有宿舍,不过都只是中午睡一觉,晚上是回家的。我二叔心里挺忐忑,不知道我妈又要说些什麽,饭也没有吃好。
吃完饭快一点的时候,学生们差不多都从教室回宿舍了,我二叔看看人走得差不多了,从教室出来,往我妈宿舍那边走。我妈结婚以后换过几次宿舍,当时的宿舍正好就是她和我爸好上的时候住的那间,算是转了一圈又回来了。我二叔进去的时候,我妈正在哄我妹睡觉。意外的是我妈的脸色并没有前几天那麽严厉,见二叔进来,和颜悦色地让他先坐一会儿,等她把我妹哄睡着了再说。二叔心里放松了一点,听话地坐在那里,看我妈哄我妹睡觉,心里还是有点不安。
过了一会儿,我妹睡着了,我妈才从床上起来,先去把窗帘拉上了,然后搬过一个凳子来坐到我二叔面前,虽然还是很严肃,但是已经比前几天好了很多。我妈先问我二叔这几天怎麽样,又说这几天想了想,那天对你有点太严厉,你别往心里去,别记恨嫂子,我也是为了你好。二叔不知道我妈什麽意思,就应付了几句还好。我妈接着说,其实你都十七了,你哥结婚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你这个岁数。已经是大小伙子了,有这种想法也正常。但是你这样要伤身体的。你将来要结婚,要生孩子,不能这会儿就老想着这个。你明白不明白?二叔点点头。我妈接着说,所以说,我这两天想了想。这个事还是要解决一下,但是不能让你自己来解决,让嫂子来帮你解决,你觉得呢?
其实我二叔当时一直低着头,不太敢看我妈。所以我妈说出让嫂子来帮你解决的时候,他还不太明白是什麽意思,只是习惯性的点了点头。这时我妈跟他说,你擡起头来看着我,跟我说你明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后来听我二叔说这事的时候,猜想我妈可能见他点头点得挺快,觉得他可能不太明白我妈说的意思,所以才又追问了一句。我二叔听我妈说了这话,才敢擡起头来看着我妈。这时他才注意到不知道什麽时候我妈脸上的表情一点严厉的神色都没有了,眼神既慈爱,又带着一点成熟女人的诱惑,微笑地看着他。他感觉到了什麽,又有点不太敢相信,就摇了摇头。我妈见他摇头,就笑着说,你先坐在这里别动。接着我妈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小塑料盆,倒了点热水,然后拿上毛巾和一卷手纸,回来把自己刚才坐的凳子拿开,把手纸放在凳子上,蹲在他面前,对他说:“把裤子解开。”
二叔楞在了那里,接下来他才反应过来我妈要做什麽,慌乱地摇摇头,说嫂子这不行,哪能让你给我做这个。我妈笑着说别怕,嫂子婚都结过两次了,没事的,说着就自己去解他的裤子。二叔这时本来也一直渴望着我妈,长久以来的渴望这个时候要变成现实了,他虽然有些慌乱,到底还明白轻重,于是手像征性地挡了一下,就没有再动。
我妈解开他的裤子,把他的裤子脱到膝盖下面,当时天气已经热了,裤子里面就一个三角裤衩,二叔的阴茎已经有些勃起了,我妈把他的裤衩也脱到了膝盖下面,让他的下身完全露出来。那个时候我和二叔一起上过厕所,知道他那时阴茎已经不小了,几乎赶上了我爸的。我妈用手摸了摸我二叔的阴茎,笑着说亚强长大了。然后把毛巾在热水盆里打湿,拧干,用热毛巾给他擦拭下身。二叔感觉到下身的热气和我妈的动作,整个人不知道怎麽做,僵在那里呆呆地看着。
我妈给二叔擦干凈下身,把毛巾放在水盆里推到一边,自己又向前挪了挪,一只手扶着二叔的腿,一只手伸出去,握住了二叔的阴茎。二叔说直到那时,他才有了知觉,感觉整个人从脑袋顶上一下子被握住了,动弹不得,我妈的手软绵绵,肉乎乎的,柔柔地包围着他,可他就是挣脱不了也不想挣脱,温暖的手在轻轻地上下滑动,他觉得像是一个套筒,在轻轻地按摩他的阴茎,力量恰到好处,不松也不紧。他听见我妈隐隐约约地在说好烫,他也不知道在说什麽,接着他的蛋蛋也被握住了,像落进了一个温柔袋里,被轻轻地揉搓着,那个东西像是有电一样,每搓一下就刺激得他蛋蛋一缩一缩的,突然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什麽也感觉不到了。
等二叔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看见我妈已经站了起来,正在用毛巾擦自己的脸和头发。他自己的大腿上也被又擦了一遍。他看着我妈擦头发和脸的样子,觉得从来没有这麽好看过。我妈这时注意到他在看,笑了一笑,说小孩子,还挺有劲的。二叔觉得他从来没见过这麽妩媚的笑。
我听着二叔回忆的时候,也想像不出我妈妩媚是什麽样,因为这些年,在我生活里,我几乎从来没有过这种印象。
我妈擦完脸,对我二叔说起来把裤子穿上吧。二叔坐椅子上起来,穿好裤子,这才感觉腿有点麻了,但是下身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轻快感,整个人就像心里压着的一块石头被取掉了一样,浑身松爽。看着我妈,他不知道说什麽好,说了一声嫂子,就不知道再往下该说什麽了。我妈笑着说别想那麽多,嫂子是在帮你,自己家里的人,嫂子不帮你谁帮你。然后我妈看了看表,说你在这里坐着再休息一会儿,一会儿早点出去,以后每到礼拜三中午午休的时候,你就到我这里来。说着,拉起他的手捏了捏,笑了笑,就到床上去陪我妹了。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